歌以咏志今天学习或画画了吗

伪·画手·文手,重度拖延症+懒癌晚期,非常鬼畜【?,主混HP,APH,明侦,第五退了,杂食博爱党,耀厨+半个英厨,目标是约到稿,鱼生请多指教,顺便想求个师傅qwq【咔嚓咔嚓咔嚓咔嚓】
bcy歌以咏志今天画画了吗

格邓通信……GGAD小练笔

Hello大家好这里是歌咏会,一个GGAD党但是文笔渣的一批……第一次写GGAD同时也是第一次在loft发东西,ooc什么的请各位大佬温柔指出♡ヽ╯c╰
Dear Albus
Thanks for your last letter.
和你分别后,我一切都好。我还在寻找死亡圣器——你知道的——为了更伟大的利益。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征服欧洲,征服死亡。
你不能和我一起寻找圣器真是可惜。比起独自一人成为死亡的主人,其实我更希望和你一起寻找圣器征服死亡。
人们说我太痴迷于圣器,这个年纪早该找个姑娘娶了过安稳日子了。大概就只有你了解我了。"娶一个姑娘?和一个男的生活也比那强!"我是这样回答他们的(更何况我也找不到什么姑娘)。
现在想想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确实很美好。第一次在戈德里克山谷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们肯定聊得来。回想起那些时光,我们坐在小溪边谈论着死亡圣器,谈论着征服欧洲,我还是忍不住想回去找你。
好了,说这些话让人感觉我都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子了。你最近都好吗?阿不福思怎么样?有没有跟你吵架?如果有并且还是因为我的话,在这里说一句对不起。
Yours,
Gellert

Dear Gellert
我一切都好。
阿不福思并没有和我吵架,只是有些生气——说实话,即使我们吵架了,你也不用道歉。这不是你的错。
关于找个姑娘这件事,我也觉得你是时候结婚了。也许你会说为什么我自己不结婚——我没有那个条件。而你比我优秀的多。我敢说,只要你想找,绝对有很多人排队的。
是啊,和你在一起的时光确实很愉快。但毋庸置疑那是回不去了的。我们大概命中注定无法一起合作太久……
不过我们可以一直通信的吧?我可以告诉你戈德里克山谷成为了什么样,你的姑妈巴希达·巴沙特怎么样了;而你可以告诉我你旅途上的趣闻,你是如何征服某个地区……
祝你一切都好。
Yours,
Albus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