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以咏志今天学习或画画了吗

伪·画手·文手,重度拖延症+懒癌晚期,非常鬼畜【?,主混HP,APH,第五人格,杂食博爱党,不过最吹我耀,目标是约到稿,鱼生请多指教【咔嚓咔嚓咔嚓咔嚓】
bcy歌以咏志今天画画了吗

【极东】 花吐症与迟来的告白

*还是深夜发鱼
*半国设【?】
*bcy关键词测试:迟来的告白 旧伤疤 白眼狼(真的超适合极东啊!!!)
*喜闻乐见的花吐症
*ooc属于我
*意识流刀,有点沙雕【我似乎偏题了】

「1」
“所以说我是hero!!!☆”
“你说了些什么啊阿美利卡?!”
“反对阿尔肥雷德的一切提议^ L ^”
“哥哥我就反对亚瑟好了~”
今天的联五会议也十分正常。
“你们又来了——咳咳!”
王耀刚开口欲阻止他们,喉咙里猛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,他连忙用手捂住嘴。松开手时,几片带着鲜血的花瓣落在了手心。
“这是……”
咳嗽声打断了其他四人的争吵, 他们齐齐围了过来。
“花吐症吧。”
亚瑟皱了皱他的粗眉毛,说出了这四个字。
王耀抬起头来,面带茫然,“那是什么?”
弗朗西斯笑了笑:“是一种因为过度的暗恋而会吐出花瓣的病,如果得病三十天后还没有得到暗恋对象的一个吻……”
“就会死掉?hero我好像听过这个病。” 阿尔弗雷德接道。
“可是,”王耀轻轻捻起一片花瓣,“我是国/家的意识体啊,总不可能就这样死了吧……?”
“说不定这个病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得的呢。”伊万低头看着花瓣,“真想知道小耀喜欢的是谁。”
“这花瓣好像是橙色的?”
“有点像司康饼的颜色。”
“死扛什么的不能吃吧!!”
“hero觉得像黄色!☆”
……
花瓣被揉得有些破碎,自己暗恋的是谁呢?看着手中血迹被揉掉血迹显出原色的细细的花瓣,王耀低下头,陷入了沉思。

「2」
几天后。
“咳咳——”
在家捣年糕的小菊突然咳嗽了两下,手一松,锤子掉落在地上,同时飘落的,还有沾着血的粉红花瓣。
他愣了几秒,不禁哑然。
自己这种国/家意识体,居然也会染上这种病啊。看花瓣的种类,应该是……他吧。
真是无奈。

「3」
距离王耀患上花吐症已经十天了。
在这十天里,他总算搞清楚了自己暗恋的是谁。
本田菊。
“先生你得了花吐症并且暗恋对象是本田菊???” 林晓梅说着,眼睛里似乎能放出光来。
王嘉龙和王濠镜在一旁已经能感受到她的腐女之魂在燃烧了。
“嗯。”王耀趴着桌子上戳了戳自己刚吐出了的菊花瓣,闷声回答道。
“那就去告白并强吻他吧!!!”晓梅马上回应。
“什么啊!” 王耀一拍桌子坐了起来,“我才不会去向他告白!!他是我的……弟弟!”
随后他又趴下,小声补充了一句:“白眼狼罢了……咳咳咳!”
带血的花瓣再次吐在桌子上,现在的血迹已经比十天前多了。嘉龙走近桌子,拿起几张餐巾纸把桌面擦干净,并递了几张给王耀:“吐在纸上好了,老师。”
濠镜叹气,也走了过来:“老师,为了自己的身体,您还是按照晓梅说的做吧。”
晓梅一听有人支持她,眼睛又亮了起来:“就是啊!说不定他也喜欢你,你们俩就能在一起呢!!!”
“不,不可能的。作为国/家意识体本来就不会有太多这些情感。”
王耀说完,挥了挥手叫他们先出去,他要自己静一静。
中华弟妹三人组,怂恿行动失败。

「4」
“报数!”路德维希的声音响彻训练场。
“一!”
“二——咳咳咳……”
本田菊才开口,花瓣便控制不住地冲了出来。
……
“诶,这样的啊。”听完本田菊解释他的病之后,费里西安诺拍了拍他的肩,“霓虹,有喜欢的人就一点要去告白哦。”我曾经就有过错过。
“更何况是这种要命的病……还是说了比较好。”路德也赞同道,看了看费里。
本田菊微微一笑:“在下知道。但是,他恐怕是不会接受在下的。呐,我们还是继续训练吧。”
“你的身体不要紧吗?”
“没事,继续吧。”
花夫妇二人组,怂恿行动失败。

「5」
二十八天了,王耀缩在床上,看了看日历。
从六七天前他就开始发烧,现在体温更是高,全身无力,每吐一次花瓣都伴随着剧烈的咳嗽。
“先生,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的。”晓梅担心地皱着眉头,柔声劝道,“为了自己的身体,去吧。”
她已经不要满足自己的腐女之心了,而是纯粹地希望先生能好起来。
“老师……”
“不要说了……我不会去的。”他即使全身都没什么力气,也说得坚决。接着他翻个身,把衣服扯得有点皱了。弄平时手无意间触碰到那几十年前的旧伤疤,不愿提起的往事一瞬间在脑海里重现,更加坚定了他不去告白的决心。
晓梅似是因为先生的任性生气了,打开门跑了出去。

「6」
二十九天。
“耀君……呼……你怎么样……”
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床上的人不禁一颤 ,又缩起来了一分,没有转过身去。
本田菊是跑来的,额头上还留有细密的汗珠。顾不上擦拭,他忙走近王耀的床铺。
“耀君,你,还好吗?”
王耀索性拉起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遮住了,他不想跟他说太多话,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。
过了几秒钟,本田菊看王耀依旧没有跟他聊一聊的意思,就在他的床边坐下了:“在下来照顾您吧。”
“不用……你来。”王耀闷在被子里,瓦声瓦气地说。
“嗯?在下听不清——咳咳!”
话音未落,几片花瓣落在了地上。听到这声音,王耀病恹恹软绵绵地将被子掀开了一条缝,看了看地上的花瓣。
“你也得了。”他说。
不知道是哪个卡哇伊的姑娘啊。
“是的。”
沉默。
“我快要……死了。”虽然已无法说得连贯,但王耀无比平静,仿佛两人,只是在唠家常。
小菊没有说话。
他轻轻翻到了王耀面前,使他正对着自己,随即长叹了一口气。
“耀君……在下……我……”
“咳咳咳咳咳——”
不等小菊说完,王耀最后一次剧烈地咳出花瓣,无比费力地伸出手指,放在本田菊的唇上,最后看了一眼他所深爱的人,露出了微笑。

「7」
抽泣而下的泪水滴落在已经永远闭上眼眸的脸庞上,出口的是一句迟来的告白。
“我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他轻轻吻上了他的唇。

是这样的!

SYulia.只是开学忙而已真的没有死:

安详。

鲁迅:

是我

舟雪寒灯:

是我了hhh

妄想終止:

评论反复看的是我了))虽然有时候不会回(意念回复x),但都是认认真真的看过的/石乐志

赫zzzzer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了

向去玉:

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本人x比较眼熟的都是留过评的小可爱!好感upup

Lady Kaka:

是本人xxx虽然评论我不会经常回复但你们的每一条我都有看qaqqqq

⭐柒玖⭐:

本人无误
评论一遍遍地重复看/石乐志

Stop White!!!x:

是我没错了

-雾港-:

是我了((

原原:

hhh是本人

安妮的橙子猫:

是我😐能被评论就会开心好久😐基本都会回复😐

辰呸呸:

每条评论都会好好看!

Smowstar:

是真的....每条评论我甚至都会美滋滋的看好几遍虽然不能一一回复(不要脸)我不是很会讲话但还是希望有人找聊...老人家很容易寂寞的!!(哭了)总之能被喜欢真的非常开心了!

曲奇饼干:

虽然我很久没投稿了(有自觉)

三重野:

对的,对的

冷流知暖:

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小天使呜呜呜!!!超爱你们!!!【明明那么咸鱼】

挣扎精:

请多和我说说话!😭😭😳会很开心!

识乙:

😭看我呀看我呀

A_BINGGGGGG:

没错!!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,但是我都有看!!爱你们!!😝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微微膨胀
【谁给的信心😂 】
本来想厚涂一下试试然后发现并不会,所以就装作是半厚涂吧
是女儿
好像大家都觉得第二张好看?
准备自己当头像用

深夜发一个摸鱼
字丑勿喷qwq
是省拟包邮组【瞎取的名字】xd
不知道图会不会被压

【味音痴/米英】 初雪

*趁深夜没人发条鱼
* 是bcy的cp关键词:初雪,身高差,接你回家
*ooc属于我
*意识流

一片片雪花从银灰色的天空中飘洒下来,轻飘飘地落在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,宛如是上帝撒下的糖屑。亚瑟·柯克兰站在窗边望向外面,轻声念叨了一句:“下雪了啊。”
玻璃窗上哈出的雾气迅速消失了。他转身,从手提包里拿出了阿尔弗雷德准备好的围巾——不得不说这家伙有时候还挺细心的,他这样想着,我才不是觉得他好呢,才不是。
缓缓走下楼,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,手里打着一把伞。
这个baka,来这里干什么啊,亚瑟心想。
“喂,美/国,你来干什么?”
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听到亚瑟的声音,笑容立刻浮现在脸上。他朝他挥了挥没有打伞的那只手,喊到:“嘿,亚蒂!我当然是来接你回家的啦!”
亚瑟感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烫,快步走到阿尔身边,小声责怪道:“干嘛这么大声,这里人又不少!”
“嘛,有什么关系啊?”阿尔说着低头看向亚瑟,“亚蒂,你脸红了诶。”
“才没有!” 亚瑟生气地拍了他一下。
阿尔笑了笑,把伞倾向亚瑟那边,带着宠溺地说:“你说的都对。好啦,该回家了。”
“绅士下雪的时候也不需要伞。” 某英/国绅士装作生气地把头扭到一边,但实际上并没有躲开阿尔的伞。
阿尔倒是一言不发,默默地把伞收了起来,接着搂住了亚瑟。
亚瑟感到自己的耳朵碰到了阿尔的肩膀,微微抬头,再一次感叹了一下二人的身高差。阿尔弗雷德,成长的真是快啊,他想,那么快就超过了自己这个……哥哥呢。
阿尔的声音在耳边想起,他从神游中回过了神。
“听你的好啦,反正你感冒了还有Hero我照顾你呢。”
“Hero自己别感冒了就好。” 亚瑟嘟囔。
“Hero我才不会感冒!”
第二天早上, 阿尔一起来就连着打了几个喷嚏。

瞎撸了一幅水彩
居然没鸽x
滤镜是个好东西

七夕快乐!
一jio踏入黯耀坑
后面是边框不同的版本

在bcy测到的姿势,描画一下……
对不起我画得太丑了,还请不要打我qwq

突然觉得兽耳很可爱prprpr
我耀兽耳太可爱了wwwww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1551
不会画耳朵里那团毛我却还硬要画结果就是这样了……
准备填个兽耳问卷!